阿欠欠

我和叶修,天长地久

那个什么


我寻思着2018也快过完了,是吧(搓手


虽然我坑全没填完


但是人家还是想要个年终印象嘛(羞答答)


起点的年终盛典!!!叶叶冲鸭!!!

活动入口:点我

【all叶/兴欣叶】极道霸爱:宠坏逃家小野猫

我真的更了!

——

  

  
陈果是真的不了解叶修这个男人有多么腥风血雨,多么情债累累。
  

所以当她在荣耀一区论坛上搜索“叶秋”,结果推荐搜索成“叶修”的时候,她震惊了。
  

【八卦,听说你兔和义斩打起来是因为叶修?】
  

【求科普叶修是谁,首页贴全是他相关??】
  

【求锤,nili叶已经连夜出走微草了?】
  

【报!叶修已经不在轮回惹!】
  

【叶修是谁啊?感觉大佬们都在找这个人】

  
【我寻思着好好一个一区怎么成了现在这种恶俗修罗场,直到在轮回看见叶本人】
  

【内部石锤,荣耀一区男神你周是叶修小迷弟】
  

【科普贴,新人速进:叶神才是你区top】
  

【求八,你眼曾在浴室强迫叶修是真的吗?】
  

……
  

随手点进几个科普贴看完,陈果把裂掉的面膜撕下来,手都在抖。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叶修在来兴欣之前受了这么多苦。
  

有些大佬,表面上看着光光鲜鲜,没有想到居然会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青年做出这些事情!
  

——手无缚鸡之力这点有待考证。
  

陈果一回头,叶修还坐在沙发上吃水果,叼着个葡萄回望着她:“?”
  

陈果在线心碎,叶修这个大宝贝未免让人过分想要疼爱他。

  
唐柔端着热牛奶从厨房出来,注意到陈果向叶修投去的明显妈了的眼神,有点警惕地看了看她——别吧,刚把苏沐橙和楚云秀送走,老板娘可别叛变了吧。
  

“记得趁热喝呀。”唐柔把放下盛着热牛奶的玻璃杯,温柔地冲叶修一笑。

 
——多么熟悉的语气,和那天晚上给他讲童话故事的喻文州如出一辙。叶修不动声色地眨眨眼:“好呀,谢谢。”
  

唐柔表面平静,心里被萌得翻天覆地,恨不得再高个十七八厘米把叶修抱进怀里疼爱。
  

新晋妈粉陈果把她拉到旁边,极其严肃:“你知不知道wuli修修现在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唐柔:“?什么时候就成nili修修了?”
  

“显然这不重要!”陈果压低了声音,“现在一区好多人都在找叶修的下落,我们修真的处境太危险了。”
  

实则唐柔已经找人查过了——叶修,京城叶家大少爷,离家十几年,叶家老爷子和二少也找人找了十几年,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放任他在外头浪。

  
——和唐家多么门当户对,多么perfect。
  

唐柔把颊侧的碎发撩到耳后,抿嘴一笑:“找就找呗,我又没在怕的,打得过就来啊。”
  

陈果深以为然:“是的哦,我们兴欣虽然人少,但是没在怕的。”
  

刚睡醒下楼的莫凡一眼就看到了叶修,后者还冲他挥了挥手打招呼:“早啊。”
  

莫凡沉默着点点头,经过叶修旁边时,突然目光顿住在他脸上。
 

叶修:“?”

 
莫凡:“……”

  
对视片刻,莫凡收回了提醒他鼻尖沾了奶渍的想法,转而抽了张纸巾。
  

叶修还没能反应过来,莫凡已经凑近过来,用纸巾擦了擦他的鼻尖,动作轻柔得要命。

 
莫凡有点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声音越说越小:“你脸上,刚沾了东西……”
  

晨练完回来的包荣兴目睹了这一幕,当即一声暴喝:“喂喂喂!你对我老大做什么呢!你居然摸我老大的脸!”

  
说完不依不饶地绕到沙发后面搂住叶修,嚷嚷:“我也要摸,还要亲!”
  

叶修吓懵:“……??”

  
听见响动后一齐回头的陈果和唐柔:“……”
  

陈果::“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从内部整顿起。”
  

唐柔:“我附议。”
  
  
  
  
tbc.
  
——
修修:我真的不会缚鸡(

【平叶,r】旧情人

对不起我一时心态崩把小破车删了(。)现在就补上(。)

是机不可失part17的车

点我上车

车技很差委屈大噶凑合看((。)

前情提要点这里

怎么会有平叶这种由内而外散发着色情气息的cp,完全成人分类,对比起来其他cp都好像清纯高中生恋爱喔()


【all叶】机不可失 19

◆避雷:极度ooc,狗血NTR,周叶前恋人设定,全员单箭头→叶


19

  


黄少天立时感到有些尴尬。


——何止有些,周泽楷地表情简直让他一瞬间有给别人戴绿帽子被抓了现行的窘迫感。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横竖也就是个前男友,黄少天这么想。


叶修显得出奇淡定,他甚至冲周泽楷笑了笑,被吻得发红的唇勾起一个弧度,算打了个招呼。


继而他的目光没有任何停顿地从周泽楷脸上掠过了,叶修转头朝着黄少天,说:“阳台风有点大,我们回去吧。”


周泽楷还僵立在原地。


包厢里乐声震天,张佳乐不知道是刚在饭店里喝得有点上头了还是怎么的,扯着话筒嚎得撕心裂肺,唱《死了都要爱》,高音硬是他妈的上不去,破音都破到九重天外了。


叶修捂着耳朵找了个沙发角落坐下,问旁边的喻文州:“靠,张佳乐受什么刺激了!”


喻文州有点无奈地摇摇头,表示不明所以。他的目光旋即一顿,落在叶修唇上,凝固住了。


——刚才叶修是和黄少天一起进来的。


喻文州垂下眼睑,静了片刻,才极力克制着什么似的轻声说:“前辈……你的嘴怎么了?”他说完又回想了一下,饭间也没有点什么很辣的菜,不至于到现在还余威未消。


张佳乐换了首歌继续撕心裂肺,太吵,叶修没能听清喻文州说了什么,于是凑近了点,抬眼看着他:“刚没听清,你说什么来着?”


太近了。喻文州定定地对上这张拉近了距离的白皙脸庞,心跳得有些快。


他说:“没什么。”


“哦。”叶修又坐直了回去。喻文州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遗憾,不动声色地抿了口橙汁。“叮”地一声轻响,他把玻璃杯放回到几上,手指却很久没有松开,在杯身上缓缓摩挲着。


张佳乐没能嚎完整首歌,已经被忍无可忍的在座听众切了歌扯了麦,惊怒交加的张佳乐抢麦无果,遂忧郁地退回到了沙发上自抱自泣。


叶修没忍住笑出了声,用手肘碰了碰他:“怎么回事儿,整得跟失恋似的,这么肝肠寸断。”


——你这猜得可太准了。张佳乐此刻脑子有点昏沉,一边这么想道,一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上头了。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就盯着叶修猛瞧,豁出去了似的劲儿,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凝视着他。


“……”叶修抬手摸了下脸,莫名其妙:“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么?”


没有,就是觉得你好看,多看几眼。张佳乐这么想着,但没能说出来,好歹还分得清现在这算得上大庭广众。但这样的话语总憋着,又确实让人不舒服得慌。


“老叶……”张佳乐听见自己这么喊道,身体像已经不听指控似的。


叶修尾音上扬地“嗯”了声,挑着一边眉毛看着他。


张佳乐感觉自己阻止不了酒精的作用,也许不是酒精,但就让他认为是吧——让他接下来的行为有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


张佳乐带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气势霍然起身,下一秒,猝不及防地跘上了不知道谁拉过来的话筒线——就这么直直地冲着叶修压了下去。


包厢里突然一片寂静,BGM也被停了,方锐拿着话筒一副准备开唱的姿势,愣愣地看着他俩。


  

tbc.

睡不着起来写一点……


翻到一个很旧的脑洞,我震惊,我怎么会这么沙雕,我明明给自己艹的酷哥人设(?)

【all叶】震惊!狂热男粉竟对爱豆做出这种事情!

*摸鱼

——


【荣耀职业选手群】


风城烟雨:分享热点:《男子单方面宣布与叶修结婚,持君莫笑手办举行婚礼》,详情>>>


风城烟雨:都给我点开品品,这是什么令人流泪的绝美爱情。


详情◆☞


近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士在其社交账号上宣布了自己将与知名电竞选手叶修结婚的消息,并公布出婚礼日期与地点,引起哗然。


据悉,该男子是一名荣耀玩家,更是叶修本人多年铁粉。


在接受采访时,这位男士羞涩表示,自己曾是单纯的技术粉,在叶修真人出镜以后,迅速完成了从技术粉到男友粉再到老公粉的进化史。


其家人称其已到适婚年龄却一直没有找女朋友的意愿,整日与叶修相关周边为伴,附图:


【打了马赛克的男人抱着叶修公仔.jpg】


【打了马赛克的男人亲吻君莫笑手办.jpg】


【打了马赛克的男人与37个小叶修粘土人.jpg】


而该男粉的家人实则也均为叶修亲妈/亲爹粉,严厉要求其婚后必须好好对另一半,“绝不能让修修受到一点委屈”,随后便同意了婚事。附图:


【打了马赛克的男人热泪盈眶抱着君莫笑等身抱枕.jpg】


从布置华丽的婚礼现场来看,该男粉确实十分幸福满足,其父母也表情很是欣慰,追爱豆的最高境界莫过于此了叭!附图:


【打了马赛克的男人手捧鲜花与叶修定制立牌比肩而立.jpg】


祝这对明明没有隔次元却完成了跨次元婚礼的新人幸福哟!其他叶粉们不要太嫉妒哟!


沐雨橙风:?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夜雨声烦:我也不能同意!!![大骂][大骂]


海无量:?所以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黄少[疑惑]


千叶若离:@斩楼兰dbq队长,我一看到这个标题下意识就觉得是你……


斩楼兰:我,学到了[流泪][流泪]


斩楼兰:这位情敌,真实是我辈叶神男粉的楷模。


斩楼兰:不说了,我这就找人去订酒店印请帖定制立牌[流泪][流泪]


归去来兮:????老楼,我劝你冷静。


前方隔海:找的哪家店麻烦私我。


夜汐:+1。


百花缭乱:?奇妙义斩人。


海无量:我不敢置信了,我作为骄傲的兴欣一员居然要在吹叶这种分内事上输给外人吗?


包子入侵:@海无量 丢人死了。


包子入侵:我也是老大男粉,我也想跟老大结婚@君莫笑


君莫笑:?


鸾辂音尘:女粉就不配拥有姓名吗呜呜呜[流泪]


风城烟雨: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当事人的看法[鼓掌][鼓掌]


君莫笑:我大概地翻了一下聊天记录


君莫笑:我觉得


君莫笑:我好像是男粉比较多吧?是吧?


一枪穿云:是。[羞涩]


夜雨声烦:为什么zzk永远在拍马屁的时候跑得最快,我是真实地不解了。


沐雨橙风:才怪咧,你妈粉比较多。[修宝快来妈妈亲一口.jpg]


风城烟雨:今天,你妈了吗?


鸾辂音尘:妈了。


寒烟柔:妈了。


叶下红:妈了。


莫敢回手:妈了。


谁不低头:妈了。


君莫笑:?怕了。


fin.

——

今天,你妈了吗


【all叶】机不可失 18

◆避雷:极度ooc,狗血NTR,周叶前恋人设定,全员单箭头→叶
  
  

18
   

方锐觉得叶修有些同往日不一样。

   
这样细微的变化实在令人无从说起,只是能够隐秘地感受到它的存在。方锐也曾旁敲侧击地问起过兴欣的其他人,无一例外,都回答说没发现什么变化。
  

很难用语言去描述这奇怪的小改变——方锐瘫在电脑椅上出神——就像是……性成熟了的少女,有些不自知地散发着惑人的甜腻气息。
  

他被这个想法惊得猛然坐直了身子,心在胸腔里怦怦直跳。
 

但似乎这样的形容有些过了。方锐皱着眉思考这样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门口忽然传来响声,是叶修进来了。
  

方锐骤然有种异样的心虚感,听见叶修说:“刚在青训营看见个挺不错的气功师妹子。”

  
他一脸忍着笑的表情:“我说让你去跟她1v1练习几场,结果人小姑娘别扭了半天,非不同意——”
   

“???”方锐迷茫,“不是,为什么啊??”
  

叶修笑喷:“说你太猥琐了,我还搁那儿解释了半天呢,说你是打法猥琐不是人猥琐。”
  

方锐:“……靠,我谢谢你替我说话啊!”
  

“不用谢哈哈哈哈……”叶修笑得直不起腰,手肘撑在电脑桌上。
  

他动作幅度有些大,T恤下摆被掀了起来,露出一小段腰肢。方锐盯着他腰际裸露的白皙的肌肤,有点口干舌燥,同时察觉到那种要命的感觉又上来了。
  

方锐有些不自然地换了个坐姿,手指无意识地做了个捻的动作。
  

“对了,”他等到叶修止住了笑,转了个话题,“黄少天说这几天要聚个会,你去不去?”
  

叶修歪头看向他:“聚会?哪儿?”
  

方锐:“G市。”

  
又补了句:“来的就那些人,你知道的。”

  
叶修“哦”了一声,笑笑:“那就去呗。”
    
  

——

  
朋友聚餐总少不了以k歌来作为收尾节目。
  

叶修捧着杯橙汁陷在沙发里,有点无聊。周泽楷就坐在他斜对面,目光若有似无地掠过来,他只当没看见。
  

话筒此时在黄少天手里,他在唱一首粤语歌,叶修没听过,是首曲调很缠绵悱恻的情歌。黄少天唱歌是好听的,他音色好,音也准,唱粤语歌则又加了几分额外的魅力。
  

——总觉得今天这个聚会有点异样。叶修把剩下的小半杯橙汁一口喝了,站起身。

  
方锐刚还在跟张佳乐小声讨论该如何让叶修开口唱个歌,看见他的动作登时急了:“哎,老叶你上哪儿去?”
   

“去个厕所。”叶修了然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快要唱完的黄少天,满脸都写着“就你还想套路哥”。

  
他走出包厢,没去厕所,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抽烟,觉得还是安静点好。
  

第一支烟还没燃到一半,肩膀上被人拍了一记,叶修侧头去看,黄少天。
  

黄少天可委屈坏了:“怎么我还没唱完你就走了!”这歌就唱给你听的呢——这话他倒是没说出来。
   

叶修顺手就揉了揉他头顶的毛,哄道:“太好听了,我出来平复下澎湃难平的心境。”
  

黄少天:“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老叶,不认真听我唱歌就算了,还编花言巧语骗我!”
  

“这哪儿能,我超真情实感的。”叶修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黄少天当场一噎,觉得自己迟早被叶修可爱死。

  
但他还是没能忍住:“诶,你跟周泽楷——”
   

话一出口,叶修眼里的笑意先减了几分,黄少天立马后悔了。
   

但叶修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分手了。”
   

黄少天倏地偏头盯着他,音量不自觉地拔高了:“真的假的?”
  

叶修:“……你好像小区门口八卦的阿姨们啊。”

  
黄少天难得没给他怼回去,只是若有所思地垂下了头,看不大清表情。
   

——万年机会主义者,当然也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叶修吐出最后一口烟,把烟头碾灭了扔进垃圾桶,转身说:“我回去了,你慢慢吹夜风吧。”
   

“叶修。”他走出几步,黄少天突然出声喊他。
   

叶修茫然地回头。
   

黄少天说:“刚才那首情歌是为你唱的。”
 
   
他一步步地走过来,叶修站在原地,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你再说一遍,好不好听?”
   

隔开了震耳的音乐声,这方阳台安静得出奇。
   

叶修点头说“好听”的下一秒,黄少天就慢慢地向他靠近过去。
   

也许是因为气氛太好了,也许是因为叶修没有任何抗拒和躲避的动作,黄少天吻在了他的唇上,按着他的肩膀抵着墙。

   
他们在色彩绚迷的霓虹灯光里接着吻,有些难舍难分的意味。
   

不远处突兀地传来脚步声,叶修后仰着脖子,稍稍跟黄少天拉开距离,往那里看去。
   

——周泽楷站在几米之遥的地方盯着他们,脸色苍白。
   
   
  

tbc.

肚子疼睡不着,起来搞更新(。
天冷了一定要多加衣鸭!保暖最重要TAT
今天有1600字~

【all叶】机不可失 17

◆避雷:极度ooc,狗血NTR,周叶前恋人设定,全员单箭头→叶

 

17
  

叶修没心思再搭理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站起来就要走。

 
孙哲平横伸出一只手攥住他的手腕,一挑眉,笑了:“行吧,多个‘前’字儿也没什么——就这么不待见我?”
 

叶修转过头看着他,诚恳说:“倒也不是,但现在由于一些个人原因,看见你就挺不高兴的。”
 

孙哲平先是哑然,然后“哈”地笑了一声,有点贱骨头地想,叶修这也太可爱了吧。
 

他便说:“你不待见我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修没出声。

 
借着路灯的光,孙哲平近乎贪婪地用目光一寸寸地扫过这张他朝思暮想的脸,仿佛细致得要拂过每一个微小的毛孔。倏地,梭回的视线顿住了——

 
他不清楚是橘黄的灯光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以致他居然看到,叶修的眼眶周围泛着一圈浅红色,在眼尾尤其深的一撇。
 

孙哲平想,叶修刚刚在这里哭过,或是将要哭了。后者的可能性或者要大一点。

 
——他是为了谁?
 

孙哲平忍无可忍地拧起眉,胸中酝着一股烦躁的情绪。

 
他不知道当年自己离开时,叶修是不是也动过这么大的情绪,也许有的,但他没能看见。他错过得有些多了。

 
现在他总算亲眼见了叶修是如何“失态”的。孙哲平以所谓“前前男友”的身份,看着叶修把喜怒哀乐拴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叶修开口说:“可不是么,跟你没关系。”

 
“从头到尾都跟你没关系,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股脑把什么都甩得干干净净,太潇洒了。”
 

重逢时孙哲平想跟他谈谈,叶修说来兴欣之后再谈;去兴欣以后孙哲平再提,叶修说挑战赛完了再谈;挑战赛打完了,赢了,叶修在庆功宴上一杯酒就醉得人事不省。

 
叶修当然不是个不愿正视自我的人,但他想,过去的就过去了,那么多年了,还谈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可谈的。
 

但是现在,也许是郁积许久的委屈陡然间冲破束缚了,直直地往上喷涌,只想要发泄出来——

 
孙哲平眼睁睁地看着那片红色有加深的迹象。
 

没有泪水,只是通红的眼眶。孙哲平脑子一空,胸口闷闷地疼。

 
“对不起。”他沉声说,伸手蹭过叶修的眼角。

 
“对不起。”他又重复了一遍,低头吻了吻叶修的唇。

 
所有的情绪翻天覆地一样地汹涌而出,叶修抬手勾着他的脖子,用撕咬似的狠劲回吻他,唇齿间很快漫出腥味。

 
孙哲平安抚似的摸着他的头发,一缕一缕地顺。

 

淡定惯了的人一旦不管不顾起来反而更疯狂,叶修跟孙哲平躺倒宾馆的床上时,他脑子里分明也还是清醒的,但他不想停下来。

 
他把腿缠在孙哲平的腰上,一声一声地呻吟,毫无掩饰地。

 
叶修把脸贴着皱褶的床单,塌着腰,高高翘起臀部,让孙哲平从后面进入他。他闭上眼承受,想,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随心所欲吧。他现在只想要欲。
 

 

tbc.

渣受叶叶预警❗
有空就把这辆车扩写一哈
还是求一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