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欠欠

我和叶修,天长地久

【all叶】一个神秘包裹引起的意外事项

   
   
  
  
    
国家队收到了一个匿名包裹。
 
  
上面贴着个便条,内容大致为一个狂热粉丝对男神们炽热的爱意。
 
  
“苏黎世也有我们的粉丝?”叶修诧异,“并且还知道我们住哪儿?”
  
  
黄少天边撕胶带边说:“管他呢管他呢,先拆开看看。”
 
  
边长70公分左右的正方体瓦楞纸箱被打开后,露出了满满一箱子的书。
  

黄少天拿起最顶上的那本:“这啥玩意儿?寄这么多书干什么?这是看不起我们领队初中都没毕业吗?”
  
  
叶修:“可能是心疼我们黄少天选手才刚初中毕业。”
  
  
黄少天适当的抓住了重点:“你说什么?你的黄少天选手?看吧老叶我就说你暗恋我!”
  
  
他随手翻到手里那书的某一页,登时“我操”了一声,满面惊恐:“这他妈什么东西!我日,这什么鬼!”
  
  
方锐伸头过去看,噗地一下乐了,使出黄金右手从他手里抢过书,声情并茂地读道:“黄少天泪眼迷蒙,哭得凄美而倔强,他梨花带雨地问:‘文州,你真的不爱我了吗?你真的不在乎我了吗?’……”
  
  
读到情深处,方锐作西施捧心状,字字感人肺腑。
  
  
大家很给面子地哈哈大笑,国家队内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冲他比了个中指:“我他妈一会儿就把你打得梨花带雨。”
  
  
方锐充耳不闻,丝毫不受黑恶势力的武力威胁,继续读:“喻文州看着他这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心里怜惜不已,眸中有三分心痛五分薄情两分爱意……”
  
  
叶修没忍住笑出了声:“这得是什么眼睛啊。”
  
  
王杰希:“怕不是个饼图。”
  
  
喻文州难得地在这个时候还保持着微笑,说:“这应该就是粉丝们自己写的同人文吧,大家看看就好,别当真。”
  
  
楚云秀别有意味地笑了:“喻队懂得真多。”
  
  
喻文州:“还好还好。”
  
  
黄少天再度在箱子里翻找起来,边翻边说:“靠,我就不信没你们的,等我翻出来一定要用最大音量朗读,尤其是方锐的!”
  
  
他话里的威胁意味让人不禁警铃大作,于是大家争先恐后地扒在箱子边上,致力于找出其他人的同人然后狠狠嘲笑对方一波。
  
  
遂在黄少天的带动下,部分队员沉迷同人无心训练,练习室里充满了琅琅的读书声,时不时还有“我操你看这个笑死我了”“这个方锐真鸡儿娘”“哈哈哈黄少天你快看你盈盈一握的细腰”“张佳乐你眉目里忧郁含情啊”这样的喊声,两个女选手也颇有兴趣地在旁围观。
  
  
叶修冷静地点评道:“黄少天,一级国家队毒瘤。”
   
  
王杰希附和:“是的,从各方面来讲都是。”
  
  
黄少天不服:“王杰希你别趁机黑我,明明是方锐先开始的,凭什么赖我身上?”
  
  
方锐说:“然而是你要打开这个纸箱子的。”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也是你拿出那本书的。”
   
   
黄少天两只手竖起中指当做回应。
  
 
“够了啊,”叶修说,“那边那群给我收敛一点,张佳乐你还是前辈呢,二十五六的人了能稳重一点吗?”
  
  
叶修敲了敲桌子:“看看人家小周,还有小肖和新杰,丝毫不为所动,勤勤恳恳地在训练,你们呢?啊?不觉得羞愧吗?”
  
  
周泽楷对他报以羞涩一笑,不动声色地把刚刚趁乱扒拉出来的周叶肉漫往键盘托架里又塞了塞。
  
  
喻文州说:“大家继续训练吧,我先把这箱子搬去储物间,毕竟这种耽误正事的东西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为好。”
  
   
王杰希立刻紧跟而上:“我看这纸箱挺沉的,喻队一个人负担不起吧,我来帮你好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刚巧今天的训练任务已经做完了,我也搭把手吧。”
  
  
肖时钦摘下耳机:“我也做完了,干脆和你们一起好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有点不理解,“你们干什么这么积极?”
  
  
几个人笑而不语。
  
   
   
   
    
   
“是这样的,各位的目的大概都和我一样吧,所以各取所需就好了。”
 
 
“唔,里头的王叶本全给我就好。”
  
 
“肖叶数量不多啊……我也只要肖叶就好。”
   
  
“粗略看了看,王叶的数量大约是肖叶加张叶的1.5倍。王队真是不简单。”
  
  
“还好吧,喻叶本数量也不少。”
  
  
“听说喻队注册了账号在同人网站上画喻叶条漫?”
  
  
“这都被肖队知道了。”
    
   
……
   
 
今天的心脏们也相处得很和睦呢。
 
  
   
  
   
入夜,当大家都各自回房间睡下以后,一道黑影鬼鬼祟祟地朝储物间摸去。
   
  
半分钟后,另一道黑影也从房间出来了,目的地同样是储物间。
   
  
黄少天刚闪身进了储物间里,不料下一秒就见一个人紧随他后,根据身高体型来看,约摸是方锐。
   
  
“我操!”黄少天压低声音说,“你怎么也来了?你是不是暗中跟踪我?!”
  
   
方锐同样小声回道:“我可去你的!谁知道你这么猥琐大半夜来储物间。”
   
  
黄少天“呸”了一声:“你要点脸,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谁更猥琐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嘘嘘嘘——”方锐警惕地抬手让他闭嘴,“靠,好像又有人来了。”
  
   
储物间里堆的杂物比较多,两个人缩在角落掩藏好身形,第三人进入后对他俩的存在毫无所觉,观其走位,是张佳乐无疑了——其实暴露他的是脑后的小辫子。
  
  
事情的败露起始于孙翔。
  
  
别人进来都小心翼翼,恨不得自己是个隐形人,但孙翔同志不一样,他进来后嘟囔了一句“好黑啊”,然后在门都没关的情况下扭开了灯。
   
 
黄少天:“………………”
   
   
方锐:“……”
   
  
张佳乐:“……”
   
  
受到惊吓的孙翔:“……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黄少天蹲在墙角,比跟兴欣打团队赛还要心累:“你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靠,孙翔,我真是服了你的脑回路了,回去叫你们副队多给你买六个核桃补补。”
   
  
方锐想的则是,我为什么会把孙翔列为情敌呢?他的智商可能根本不具备这个威胁。
   
  
数分钟后,四个人拿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各回各房间。
  
  
当他们离开后,储物间最里面,堆得两米高的杂物后走出了一个人,抱着数量最多的本子回到了他的房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又名螳螂捕蝉,小周在后【不

评论(61)

热度(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