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欠欠

我和叶修,天长地久

【all叶】机不可失(1-8)

◆避雷:极度ooc,狗血NTR,周叶前恋人设定,全员单箭头→叶

◆part1-8汇总,万字预警

 
 
 
 
01
 
  
 

“……疼。”
 

这是周泽楷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世邀赛刚刚结束,国家队携冠军奖杯归来,在这个荣耀粉们喜大普奔的时候,周泽楷却出了车祸。

 
叶修还是在QQ上收到江波涛的私信才知道的。

——江波涛知道他和周泽楷的关系,在接到消息后便第一时间通知了他。

叶修在赶往S市的路上怔怔地出神,满脑子混乱的思绪,怎么也理不出个头来。

等他抵达医院时,周泽楷都已经从手术室被推出来了。尽管仍是昏迷状态,但已脱离了生命危险。

周母止不住地抹眼泪,问医生会不会留下后遗症,答案是可能会记忆受损——病人在出事时头部受到了剧烈震荡。

也就意味着,周泽楷可能会忘掉荣耀。也许还有他。叶修无意识地掐了掐掌心。

叶修问:“那他的手呢?”

医生答道:“手部一切正常。明天应该就能醒了。”

叶修长长出了一口气,道:“谢谢您。”

周父是个沉稳的中年男人,周泽楷在面容上和他颇为相似,他看着叶修问道:“请问你是?”

叶修竟一时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他和周泽楷的恋人关系,他站在对方父母前便有点手足无措了。

江波涛极快地反应过来,上前介绍道:“周叔叔,这位是叶修,是这次荣耀世邀赛的领队。”

周父点点头:“听泽楷说起过。他在世邀赛承蒙叶先生照顾了。”

“怎么会,周叔叔言重了。”叶修也跟着客套。

轮回队员们差不多都到齐了,一排年轻小伙子在走廊里站着,过往的小护士频频侧目,有关注荣耀的还颇激动地上来求签名。

大多数轮回队员用探究的眼光看着叶修,不懂这位刚断了他们三连冠的大神怎么会来。

江波涛再三考量,说:“前辈还是先回去吧,小周已经没大问题了。”

叶修笑笑:“没事,就当我作为国家队代表来探望吧。”

江波涛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了。

在听到周泽楷可能记忆受损时,江波涛第一反应是:小周要是忘了荣耀操作怎么办?轮回还有机会再得到这样一个无解的枪王吗?

紧接着另一个念头鬼魅似的猛然袭上来,他想,周泽楷要是就跟电影桥段似的,把叶修忘掉了呢?

他在心里感到了一丝异样的窃喜,甚至有些卑劣地。

周泽楷要是把叶修忘掉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他有机会了?

他多看一秒周泽楷和那个人站在一起,都快要克制不住滔天的妒意。江波涛反复地在心底问,以恋人的身份和那个人并肩的为什么不是自己。

江波涛想要迫使自己将这个想法驱逐出脑海,但它却像生了根似的,盘旋不休地叫嚣着。

 
 
周母非要守在周泽楷床前,众队员挨个上来劝她要注意身体,好说歹说了大半天才把她劝去休息了。

“你让你们队的都回去吧,”叶修看着江波涛道,“职业选手的时间宝贵得很,还不如拿这个时间来训练。”
 

江波涛说:“那前辈呢?”
 

“我反正是个退了役的,就在这儿守着他醒吧。”叶修说着从兜里摸出烟盒,随即意识到这是在病房门口,便又放了回去。
 
 
——
 

叶修在周泽楷床边上趴着睡着了,第二天醒的时候一看钟,七点半不到。
 

他揉了揉几乎没知觉了的腿,一边反思自己为什么要以这样一个姿势睡觉,一边拿了纸杯去接水。
 

接完水转身回来时,周泽楷就意识不怎么清晰地睁开了眼,喊疼。
 

叶修几步走过去:“哪儿疼?”
 

“头。”周泽楷眯着眼,似乎想看清这人是谁,嘴上老老实实地回答,嗓音嘶哑。
 

“你头被撞着了,现在还缠着纱布呢,不疼才怪。”叶修将杯子放下,“喝水吗?”
 

周泽楷点头。
 

叶修动作小心地扶他起来坐着,给他背后垫了个枕头,端着纸杯给他喂水。
 

周泽楷看了叶修这么一会儿,终于看清眼前这人是谁了,便道:“谢谢前辈。”
 

语气客气又疏离。
 
  

02
 
 

叶修愣了愣,扯着嘴角回道:“没事。”
 

既然周泽楷还知道叫他“前辈”,那么应该是没把荣耀忘掉了。
 

挺好的。
 

周泽楷此时看他的眼神里也带着探究,跟昨天的轮回队员们如出一辙。
 

叶修骤然感到一阵窒息般的不自在,道:“那小周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干哑得吓人,旋即想起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喝过水,嗓子哑了也情有可原。
 

周泽楷盯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口。不过片刻,江波涛便进来了。
 

周泽楷迟疑着问:“刚刚,叶修他......”

“哦,叶修前辈是代表国家队来探望你的。”江波涛答。
 

他刚刚在医院门口碰见了叶修。
 

只从当时叶修的表情来看,江波涛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叶修的神态无疑暗示着一个已经发生的事实: 周泽楷的确记忆受损了。
 

同时他心里翻搅着一股酸意,叶修从来都不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他很懂得在收敛情绪,但他为了周泽楷这么失态。
 

叶修从他身边走过时甚至没注意到他,江波涛连忙喊住他:“前辈!”
 

“小江,”叶修回过头,啊了一声,“小周他已经醒了,状态还行。”
 

江波涛道:“前辈辛苦了,等会儿再走吧,我请您吃饭。”
 

“没事,请吃饭下回再说呗,我先走了啊。”
 

叶修当时脸色绝不能用好看来形容,几乎是趋近于失魂落魄的。
 

而现在周泽楷的反应也的确如他所想,他真的忘记叶修和他的恋人关系了。
 

江波涛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该乘人之危。
 

但一直以来的嫉妒却将那点理智吞噬殆尽。
 

周泽楷是轮回的队长,是他的搭档,同时也是他私交亲密的好友。
 

可周泽楷也喜欢叶修。
 

世邀赛队员名单初公布时,江波涛松了口气——名单里没有那个人的名字。
 

但叶修居然以领队的身份加入了这次世邀赛之行。
 

周泽楷和他说这件事时,每句寥寥几字也能看出其间满满的欣喜。江波涛无端感到一阵焦躁。
 

这种焦躁的异样情绪在周泽楷说他和前辈正式交往了时,达到了一个顶峰。

江波涛盯着手机屏幕上的聊天界面,一个字一个字地打: 恭喜你俩了,祝幸福。
 

在放下手机后,他怔忪地睁著眼,心底那些郁结的、藏储已久的焦躁和嫉妒的种子,疯了一般破壳滋长起来,顷刻生成参天的巨树。
 

这场三角的暗恋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凭什么周泽楷能有和叶修近距离相处两个月的机会,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近水楼台,捷足先登?
 

从一开始就根本就不公平。
 

而现在一个绝佳的机会就在他的面前。
 

——队长,对不起啦。
 

江波涛对着周泽楷笑了笑:“你感觉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从现在起,才是公平的竞争啊。
 

  
——
 

 
叶修站在医院门口,有点茫然地发现自己身上没带钱。
 

他匆忙赶来S市,从火车站出来打车赶到医院后,兜里就只剩一点零钱了。
 

这着实是一个非常尴尬且立即需要解决的问题,紧迫到让他暂时将周泽楷的事情搁置到一旁了。
 

在这儿干站着倒不算很尴尬,万一被人认出来就非常尴尬了。
 

这一路没被人认出来已经是万幸了,想来S市的荣耀粉对他的好感在兴欣夺冠已经为负了,指不定被认出来后跟在Q市的待遇是一样的……
 

江波涛刚要离开医院时,就见叶修在门口埋头沉思,皱着眉的样子很可爱。
 

他惊讶地问:“前辈怎么还没走?”
 

“来的时候太急,没带钱。”叶修回答道。
 

江波涛顿感心情愉悦,开心道:“那我送前辈回去。唔...前辈还没吃早餐吧?”
 

叶修点头,江波涛笑着说:“那先去吃了早饭再说。”
 

医院对门就是一家早餐店,两人在靠近店门的位置坐下。江波涛问他要吃什么,叶修想了想,让他叫碗面。
 

没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端了上来,叶修挑了口尝尝,味道还挺好。他有些意外地看着江波涛:“小江你也没吃?”

江波涛坐在他对面,回答说是。他其实已经吃过了,此时有一口没一口地挑着面,目光多是落在叶修脸上。
 

叶修小半张脸在白雾里氤氲得看不太清,他吃相很好,属于吃得快但是完全不会让人觉得粗鲁的那种,看在江波涛眼里便又自动加了无数层滤镜,简直怎么看怎么可爱。
 

  
——
  
 

周泽楷的病床靠窗。单人病房过于空荡了,他有些无聊地望向窗外的街道,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目光骤然在斜对面的早餐店停住。
 

他视力一直很好,此刻也能将那两个人看得一清二楚,一个是他的好友兼搭档,一个是已经退役了的他的前辈。
 

叶修背对着他,看不清是什么神色,江波涛的正脸却可以看见。
 

他的目光里全是满溢的爱意,直直注视着他对面的人。
 
  
 

03
 
 

江波涛喜欢叶修?
 

周泽楷陡然生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受,随即他哑然发现,这种感受来得实在无厘头,连他自己也找不出缘由。
 

他并不是个多么热爱八卦的人,对于前辈和搭档的暧昧也不太想多加关注,然而他却没法使自己移开目光,一直到那两个人结了账离开,坐进了江波涛停在医院门口的车里。
 

来查房的护士推门进来,惊喜道:“你醒啦!”
  

周泽楷收回目光,点点头,看着小护士转身,说是去通知医生来检查恢复状态。
 

他突然漫无目的地想到,江波涛走得真急。
 

前后没聊几句话,江波涛便说要回去了,周泽楷只当是队里训练忙,并没有多想。
 

他又想到叶修,同样是在他醒后就仓促离去了。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想,叶修那么早离开,其实却在医院门口等着江波涛一起呢。难怪江波涛也走得匆匆忙忙地。
 

原来是——两情相悦吗。
 
 
——
 
 
主治大夫检查出的状况是一切良好,恢复得很不错,一边做记录一边问他:“你回想下以前的经历,有没有什么记忆缺失?”
 

周泽楷在脑袋里将自己二十三年的人生快速过了一遍,回答道:“没有。”
 

大夫前脚刚跨出病房,后脚周泽楷的手机就响了。
 

他拿过手机瞥了一眼,有些意外,来电显示王杰希。
 

“喂?”对面率先打了招呼,听声音也确实是王杰希。
 

对方显然对他一贯的沉默早有准备,接着便开门见山道:“听说周队出了事故,所以打个电话来询问下情况。”
 

“谢谢。”周泽楷回道。
 

两个人就身体状况客客气气地谈了会儿。似乎实在坚持不下去这没营养的对话了,王杰希顿了一顿,问道:“叶修……是在周队这里吗?”

周泽楷莫名地觉得,这才是王杰希这通电话真正想得到答案的问题。
 

然而叶修在哪儿又跟他有什么联系?王杰希真是找错人了。
 

“不在。”周泽楷说。他沉默了会儿,又加了一句:“小江知道。”
 

王杰希的语气有些古怪:“周队的意思是,叶修现在和江副队在一起吗?”
 

“嗯。”
 

“那不打扰周队休息了,愿早日康复。”
 

“嗯。”
 

周泽楷本欲去按下红键结束通话,对方却先一步挂了,通话界面自动退出,他的手指便按下在了另一个图标上。
 

周泽楷一愣,发现自己不小心点进了备忘录里。他下意识地想要退出,却冷不防看到了其中的一条备忘消息:

『7.23 ❤』
 

周泽楷盯着这行字看了许久,因为他实在不记得曾经将这个录入到备忘录里过。
 

以他对自己的了解,7.23应该是个日期,算算还正好在世邀赛期间——
 

那后面这个红心代表什么?
 

任凭他怎样回忆,也想不起来了。
 

周泽楷皱着眉又想了想,那种扰人的烦躁感再度袭上心头。
 

因叶修并不想耽搁太多时间,纵使江波涛恨不得留住他再也不走,也不得不遗憾地选择送他去火车站。
 

原因其实不仅是这个而已,还因为他看见了叶修脸上难以掩饰的疲惫。
 

想必即使是对这样一个从来都坚强的人来说,这样的事情也是不小的打击。
 

江波涛无法忽略另一个事实:叶修真的喜欢周泽楷,太喜欢他了——失忆的周泽楷不能承受这么真挚的心意,那不如换人来接管。
 

刚到火车站下车时,江波涛放在车窗前的手机突兀地振动起来,亮起的屏幕上“王杰希”三个白字在黑色背景里格外醒目。
 

也格外刺眼。
 
  
 
 
04
 

江波涛的笑容凝滞了一瞬间,而后滑动接听通话。
 

叶修下了车,站在车旁点了根烟,在听到江波涛叫了声“王队”时才略有诧异地转头去看。
 

江波涛抬眼迎上他的视线,对他露出笑来,低头时,那点笑意便被敛得丁点不剩了,剩下一个肌肉牵动出的僵硬表情,苍白地覆在皮囊上。
 

互相问了好之后,王杰希便直接道:“叶修是在江副那儿对吗?”
 

“对。王队找叶修前辈有事吗?”
 

“没什么,有点事想和他谈谈而已。”
  

江波涛无声地扯了扯嘴角,一个有点冷的笑容。王杰希这个时候想跟叶修谈什么?还有什么可谈的?
 

周泽楷车祸的消息一传开,选手群里就有大批潜水党冒了泡,不管真心假意,总之是排着队形祝周队一切安好。
 

随后轮回的队员们探病回来,在聊天时就有人说了,队长可能会失忆。
 

王杰希当时也在,江波涛不相信他会不把这话放在心上。
 

事实也的确如此。王杰希那时已经订了去S市的机票——周泽楷遭遇车祸,叶修是必然会赶去S市的。继而,他便看到了那条说周泽楷可能会有失忆风险的消息。
 

王杰希昨晚到的S市,他觉得叶修是该和周泽楷在一块儿的,然而今早打去电话时,周泽楷却说不在,语气居然还出奇地自然,掺着点莫名其妙,就好像叶修本来就不应该在他那儿似的。
 

王杰希敏锐地察觉到,周泽楷可能的确如同据说的那样,他失忆了。
 

并且从他的反应来看,他自己对此还一无所知。
 

王杰希站在自己的立场,完全没有去做好事,告诉周泽楷原本事实的必要。
 

他的确是没这个必要,然而江波涛呢?向来和队长默契无比的轮回副队长会觉不出异样来吗?
 

不可能的。
 

可是江波涛也选择了隐瞒。
 

他不仅选择了隐瞒,还跟叶修来往密切,心里盘算的是什么无疑很明确了。
 

无非是跟他一样的,不想错失良机而已。
 
  
 

“嗯?王杰希找我?”
 

叶修接过手机时,表情还是茫然的。
 

“对,王队说有事和你谈谈。”江波涛还维持着微笑。
 

叶修将手机贴近耳畔,喂了一声,听见王杰希说:“叶修,你现在在哪儿?”
 

“火车站,”叶修答道,“我准备回兴欣了。”
 

王杰希声音里带了丝意外:“你在西站?”
 

“对。”
 

“那正好,往东大概400米就是xx酒店,我房间号608……”
 

叶修揉了揉眉心,叹气道:“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事情?”
 

王杰希轻声道:“你跟周泽楷是不是出问题了?”
 

尽管是个问句,但里头却没多少问的意思。
 

王杰希屏息等着叶修回应,然而对面却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和叶修聊天时,是很少能碰见他的沉默的。
 

他在大多数情况下会选择以各种借口下线遁,基本不会耗着时间玩儿沉默。
 

然而这次他却足足小半分钟没了声音。王杰希也不去催,就静静地等着,然后听见他说:“是。”
 

挂了电话,叶修把手机递还给江波涛,同时道把酒店地址报给他,说麻烦他了。
 

江波涛将手机捏得更紧了些,硬质的外壳硌得手心发疼,抬头笑道:“前辈怎么变得这么客套了?说出来不怕笑话,我恨不得给叶神当永久性司机呢。”
 

叶修也笑:“要真那样,轮回粉丝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400米的距离也就几句话的工夫。
 

江波涛停好车,叶修解了安全带下车,回头对他挥了挥手:“小江再见哈。”
 

“前辈再见。”
 

叶修转身没走两步,江波涛在后头又叫了声前辈,遂疑惑地回看他:“怎么了?”
 

“前辈的口罩忘拿了。”江波涛从摇下的车窗里将口罩递给他,“万一被认出来了呢。”
 

叶修恍然地折回来拿自己那个印着猫咪胡须的口罩——苏沐橙给买的。
 

江波涛收回手,盯着他进了酒店,面无表情地摇上了车窗。
   
  
 

05
 

“周泽楷是不是——”王杰希思考了一下该怎么措辞,“缺失了一些记忆?”
 

叶修点头,一言不发。
 

“我猜这部分记忆里,包括了你,或者说你和他的恋情。”王杰希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直直盯进他的眼里。
 

叶修面不改色道:“对,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王杰希却答非所问道:“你当初是怎么和他在一起的?”
 

叶修微微怔了怔。
 

对于周泽楷——他是一直对这个有实力且低调沉稳的后辈多有赞赏的,但因为自己性向的缘故,这份赞赏里便不由掺染了其他的什么东西。
 

所以那晚,当周泽楷敲响他房门,用好几分钟酝酿出一句“前辈,我喜欢你”并请求交往时,他没有多去考虑,凭着心底对周泽楷的好感,就此开始了恋人关系。
 

而王杰希突然问到这个问题,叶修不假思索道:“那还能为什么,你情我愿两情相悦呗。”这话一出口,他自己先觉出哪里不对来。
 

王杰希等的就是这句两情相悦。
 

“你从前和他两情相悦,那现在呢?”王杰希道,“他现在还喜欢你吗?”
 

王杰希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必然会是否定的。
 

他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得过直,甚至让叶修的脸色变了一变,眼里一闪而过的痛苦彷徨的神色被他一点不漏地捕捉到了。
 

王杰希强行压下想把他拥进怀里的冲动,道:“周泽楷完完全全忘了自己喜欢你这回事,对吧?他不记得跟你正在交往中这回事了。”
 

没等叶修回答,他接着说:“周泽楷暂且不说,而你——你当初答应他,真的是因为喜欢吗?不是因为对后辈的赏识和对他实力的认可?”
 

“你对他的喜欢,可能不过是对其赞赏和认可的态度融合在了一起,而你将这种混合情绪当做了喜欢,就好比自我催眠一样,你认为自己喜欢他的时间长了,也就真的相信自己喜欢他了。”
 

叶修:“不可能,这种事情怎么会……”
 

“怎么不会?”王杰希飞快地打断他,“找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的喜悦不消我多说,你知道的,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很容易被自己误认成了喜欢——周泽楷的表白就是最关键的一点,还因为你异于常人的性向……”
 

“够了,”叶修截住他的话头,语气微沉,“所以你想表达什么?我跟普通人不一样,我喜欢男人,所以连判断喜欢不喜欢一个人的能力也没有吗?”
 

“……”
 

花了一夜时间整理出的腹稿瞬时沦为废物,王杰希脸上首度出现了一丝慌乱的表情,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并不是针对性向问题,这根本不是你的错……我也和你一样,我喜欢你——”
 

眼见叶修隐沉的表情崩裂成了满面的震惊,王杰希咬了咬牙,前跨一步将他抵在了墙上,肩顶着肩腿贴着腿,在他耳旁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叶修被人来了个毫无预兆的壁咚,整个人还是懵的,一声告白就在耳边惊雷似的炸响。
 

——他是在成年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与他人的不同的。在队友们讨论哪个战队的妹子颜好胸大时,他却因为副队洗完澡袒露出的腹肌而面红耳赤。
 

他小心翼翼地藏着这个秘密,没让任何人知道。
 

当初联盟里也并不是没有像他一样的,比如孙哲平——叶修也和他正经谈过一阵子,后来孙哲平手受伤,一声不响地退了役。叶修前一天还在QQ上跟他讨论复健问题,第二天就再也找不到他一点音信了。
 

当时的叶修思考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甩了。
 

他揉了揉眼角,在心里送了孙哲平素质三连,并呸了一声:臭王八蛋,我才不稀罕呢。
 

后来遇见周泽楷。周泽楷完全是单凭脸就能让人产生好感的类型,被这样的人用充满爱意的毫无掩饰的目光注视的话,几个人能抵抗住?心底那朵被孙哲平糟蹋蔫了的花就重萌了,并在周泽楷表白后顺利盛开。
 

最后又被车轮碾成了一片狼藉。
 

可任叶修再怎么想,也没想到王杰希是个基佬。不知道是他的gay达并不如传言中那么准确,还是王杰希实在藏得太深。
 

叶修在懵然中听见王杰希继续说:“从遇见你之后就一直是了……我甚至已经跟家里出了柜,他们并不怎么反对我和男人在一起。”
 

言外之意已经分外明显了。叶修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被王杰希抢了先:“你和周泽楷在一起,他父母一点都不知道对吧?你有没有想过,他的家人能同意你和他在一起吗?更何况他现在不记得有这回事了。”
 

王杰希道:“周泽楷什么都没忘,单单忘了和你的恋情。从某种角度来说,选择性忘记的一般是自己感到烦躁的、使自己不开心的东西。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呢?”
 

“和我在一起吧,叶修,”他把他抱进怀里,轻声说:“哪怕只是试试也好。”
 
  
 

06
   
 

叶修用手抵在胸前,想推开他:“不……”
 

“为什么不能?”
 

“就算如你所说,周泽楷失忆了,但我跟他正在交往的事实摆在那儿,我跟他一天没分手,那你刚刚提的事情就一天不会有结果。”
 

“你们现在这个情况,和分手又有什么两样?”
 

叶修给他气笑了:“我说你跟这儿紧咬着不放干什么?合着就是来趁着小周失忆来怂恿我出轨的?”
 

“依周泽楷现在这个状况,怎么能算你出轨?”王杰希说,“你和他的恋人关系现在等同于空设,你根本没必要受这不必要的束缚——”

  
“但我和周泽楷没有分手。那我就不能再和其他人有牵扯不清。”叶修又重复了一遍,“我俩一天没分手,你刚刚提的事情就一天不会有结果。”
 

“……”王杰希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轻声说,“我知道了。”
   
 
——
  

直到回了兴欣,叶修还直感觉脑子昏沉,千百种思绪乱成了一团麻,他也再无心去解开。
 

热水蒸腾出的雾气氤氲在镜子上,里头的人像被晕得模糊一片。叶修静静地盯着那镜子看了会儿,伸手去抹开了一小块区域。随后手指顿了顿,仿佛不受控制似的继续划横着,一笔一笔地划出一个名字来。
 

抹开的区域又迅速被雾气弥漫上了。
 

叶修看了镜子上已经看不清痕迹的几个字一会儿,干脆用手将其抹作了一团,除了顺着镜面蜿蜒而下的水珠,什么也没剩下。
 

等他擦干身子正要穿衣服时,隔着浴室和卧室两道房门,似乎有人在敲门的声音。叶修停下动作仔细听了听,是方锐:“老叶,我能进来么?”
 

“你等会儿啊,”叶修提高了音量,“我穿衣服呢!”
 

他三两下套上了T恤短裤,几步走去给方锐开了门,递上一个打着问号的表情。
 

“呃……”尴尬这表情在方锐脸上绝不多见,然而此时此刻却的的确确地出现了,“那个,周泽楷他……”
 

叶修“哦”了一声:“他挺好的,没什么问题。”
 

“不是……我听他们说,周泽楷失忆了?”

“干嘛?”叶修挑高了一边眉毛,“你不会也来挖墙脚的吧?”
 

“……什么挖墙脚!我怎么可能……‘也’?”方锐在急急否认之后突然顿悟了,登时脸色大变。
 

叶修:“口误,口误。你当没听见就成。”
 

“这能是口误可以解释的吗……好吧,我来也不是为了纠结挖墙脚的,”方锐嘟囔道,接着踌躇了一会儿,“我看你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对,有点担心周泽楷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不放心。”
 

他又补了一句:“苏姐姐像是看出来什么的样子,可她也没多说。我和一帆他们还是不放心,就过来问问你。无论怎么样,有我们在呢。”
 

“我能有什么事,”叶修笑,“想太多了你,世邀赛我和黄少天睡一个屋还没被吵出精神问题,我还能有什么怕的?”
 

方锐不轻不重地在他肩上捶了一下,又气又笑:“太过分了!这种时候你不该扑到我怀里感动得梨花带雨吗?”
 

“几天不见,你颇有老魏那种猥琐又恶心的措辞风范了。”
 

方锐又笑骂了两句,先前的尴尬和不自然烟消云散,仿佛从来不曾有过。
 

然而心里的感受终究说不了谎,做不得假。
 

就算他竭尽全力想要去忽略,那一点失落仍旧没有半分消散的迹象,反而一缕一缕地在心头越绕越紧,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这个人总是把伤口藏得好好的,呈现出来的是状态最完美的那一面。就算知道他是不想让前队友们担心分神,也依然为此感到难受。
 

方锐突然握住他的手腕:“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一定得跟我说啊,哥们儿间就不该有隐瞒的事情。”
 

叶修顿了下,随即单手圈住他的脖子,哥俩好地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他平时很少做这样的动作的——于是说:“那肯定的。”
 

方锐感受到了从他手臂传来的温度,还有鼻尖萦绕的沐浴露的清香。
 

心如鼓擂。
 
  

 
07
   
 

夜里周泽楷睡得并不安稳。
 

梦中的他和一个看不清脸的人手牵着手在街边漫步,两个人轻声交谈着,偶尔相视一笑,十分甜蜜的样子。
 

这时,却突然有一群人冲了上来,七手八脚地将他身旁的人拉走了,临走前还递给他一顶帽子。
 

周泽楷猛地睁开眼睛,额上沁了一层薄薄的汗。
 

从表面上来看,这个不清不楚的梦实在没什么好让人恐惧的,甚至有点荒诞的滑稽,然而周泽楷却实实在在地感到了一阵心悸。尽管是梦,但却真实得让人久久不可自拔。
 

那种惊惶失措的感受是他从不曾有过的。
  

周泽楷睁着眼睛躺了会儿,起身拿过手机摁亮了屏幕,锁屏上显示着时间为凌晨三点多。

他拿着手机,目光无意识地停留在一个地方许久,只是出神而已。
 

自那天目睹江波涛与叶修一同离去后,周泽楷总克制不住自己想起这件事。他们成双成对的背影看起来真是亲密极了,他想。
 

周泽楷脑子里一会儿是那天他睁开眼时叶修的模样,一会儿是叶修离开时的身影,还有以往记忆中的点滴。
 

叶修,叶修,总之都是叶修。
 

他有些烦躁地随手将手机扔在一旁,在黑暗中睁着眼,什么都看不清,只有模糊的轮廓,连月光也被窗帘挡死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天明。
 

直到一名护士翻着病历书进来:“周泽楷是吧?恢复状况异常良好,后天下午就能出院啦。待会儿再复查一下……”
 
  
——
 

而叶修的前一晚与周泽楷截然不同,相对前几天睡得十分安稳。
 

在和方锐谈过之后,叶修感觉心中郁积的闷气散了好些,遂问方锐要不要一起睡,联络联络兄弟情,反正床够大。
 

方锐愣了一秒,立即答应,生怕叶修下一秒就反悔。
 

然后他自己后悔了。

叶修睡得很快,方锐听到身旁传来了均匀绵长的呼吸声,感到一阵奇异的酥痒,仿佛那些呼吸全都洒在他耳畔。
 

你倒是睡得香,方锐拧开床头光线柔和的台灯,盯着叶修的睡颜,心道,可把我折腾得够呛。
 

心跳得这么快,还要不要人睡了。
 

方锐这一晚是靠着身体本能入睡的,临睡前迷迷糊糊地牵住了叶修的手,不敢捏得太紧,只虚握在了自己掌中,像大人逗小婴儿的那种握法。
 

 
事实证明,两个没有不纯关系——至少现在是没有不纯关系——的成年男人一起睡,真的会很麻烦。
 

比如现在,叶修正尴尬地面对着自己的晨勃问题。正是早上6点多,方锐还睡着,睡相非常个性,一条腿直直插进了叶修两腿中间,大腿正正压在关键部位上。
 

感动吗?
 

不敢动。
 

方锐则在半梦半醒间感到大腿上被什么东西盯着,他皱眉咕哝了两句,手一伸,触到一具温暖的躯体。方锐只当是和往常一样在做梦呢,得寸进尺地挪了过去,将身旁的人整个抱进怀里,心满意足地用下巴在他头顶蹭了蹭。
 

这个时候,躺着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要在平时,方锐是决计不会有这样做的身高条件的。
 

叶修沉默了两秒,开口叫他:“方点心你干什么呢?”
 

方锐一惊,倏地睁开眼睛,意识到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后吓得魂飞魄散,手忙脚乱地放开了叶修,差点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跌下床去,“我我我”了半天也没囫囵出个完整句子。
 

叶修边整理衣服边嘲笑他:“瞧你慌得那样,大家都是男的,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
 

想了想觉得这话在自己身上还有点说不准,于是又补了一句:“就算我性取向特殊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方锐看着他向厕所走去的背影咬牙切齿。
 

到底谁他妈更像个基佬啊?你能有点基佬的觉悟吗?!

  

 

08
 
  

叶修洗漱完后从洗手间出来,发现方锐居然还坐在床上出神。

他远远观望了会儿,觉得方锐这表情颇有点难以言说的玄幻,脸上还透着诡异的绯红色,怎么看怎么奇怪。
 

“你想什么呢?”
 

“……啊?”方锐回神,朝他的方向望过去,唰地沁出一身心虚的汗水。
 

“没,没什么!”
 

方锐通红着脸冲进洗手间,昨晚上那种心跳过快的感觉又来了。
 

——你想什么呢?
 

总不能回答说我在想你,想你和我干一些这啥那啥的事情。
 

方锐居然又生出点浮想联翩的意思,刚刚脑海中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出来,叶修的眉眼、叶修的唇、叶修的脖颈、叶修的锁骨、叶修的腰、叶修的……
 

方锐又惊又急地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他妈是个什么节奏!
 

叶修在外头听见“啪”地一声脆响,疑道:“老方,你打什么呢?”
 

“……打蚊子!”方锐咬牙回道。
 

这只色蚊子满脑子黄色废料,该打。他有点自暴自弃地以思考者姿势坐在了马桶上。
 

叶修打开电脑登陆了QQ,一进职业选手群就看见张佳乐弹出来的一条消息。
 

百花缭乱:我靠,周泽楷出车祸了???
 

王不留行:你不知道?
 

百花缭乱:我刚刚看手机推送的新闻才知道的!!!
 

无浪:队长今天下午就要出院了/汗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这几天是被抓去外星球了吗,这种大事情都不知道。
 

百花缭乱:没去外星球,不过也差不多了/再见/再见/再见
 

张佳乐本来是想顺路去探望老搭档孙哲平的,结果电话打过去,孙哲平开口就说:“我们战队在外面参加一个真人秀节目,来不来。”
 

张佳乐:“……我来?我怎么来?我来干啥?”
 

孙哲平:“队里一姑娘临时缺席,正好你来给顶上。”
 

张佳乐有些迟疑,这是去还是不去呢。
 

孙哲平说:“你这不是刚在苏黎世打完比赛回来么,来放松一下不挺好?”
 

“我这么去参加节目不会太随便吗?”
 

“无所谓,这节目小楼赞助的。下午就开拍了,你来不来?”
 

“……”张佳乐一拍大腿,“好,我现在就来。”
 

张佳乐想象中,这节目应该是一群人海边冲浪、悬崖蹦极或是跳伞这样的,充满激情与活力的男人应该做的运动。
 

等到他知道这个节目是来干什么的以后,张佳乐崩溃了。
 

“原始森林公园里玩儿荒野求生?你们怎么想出来这样的主意的?”张佳乐满脸都写着“你他妈可真是个人才”。
 

楼冠宁爽朗一笑:“这不是没什么好玩儿的嘛!前辈安啦,不会有危险的。”
 

张佳乐:“……你们玩儿的开心,我先走了。”
 

楼冠宁一指那边的摄像头:“我们在直播,前辈。”
 

“……”
 

真汉子张佳乐,换好了统一服装,将手机上交给节目组后,迈着悲壮的步伐踏进了原始森林。
  

孙哲平拍拍他肩膀:“好好玩儿,这一块儿野猪挺多的,大的能有六七百斤。”

 
真汉子张佳乐,两天后以死威胁节目组把他放出去。
 

“你们这个节目,真的,真的不行。”
 

张佳乐抱着双腿坐在茂密的草丛里,眼神呆滞地喃喃。
 

“真的,你们不放我出去的话我粉丝会骂死你们的。”
 

“我粉丝很多的,真的。”
 

真汉子张佳乐,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在摄像机前潸然泪下。
 

最后好说歹说总算是给放出来了,这两天餐风露宿不说,这鬼地方他妈到处都是大坑大洞,就这么一踩人就他妈的“嗖”地不见了,张佳乐实在不想回忆自己是怎么从玉面郎君到被划拉成野猴子的。
 

导演有点不敢对上他幽怨的目光,连忙朝身后的帐篷一指:“您手机在那儿呢!就帐篷旁边那个塑料箱子!”
 

张佳乐几步冲过去拿出自己的手机,摁半天没摁亮,已经丁点儿电都不剩了。

好气,妈的。

他就准备拿了手机走人,一辈子都不再回到这个伤心地,然而在即将转头之时看到了箱子一角里孙哲平的钱夹。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男人的钱夹里总会藏着他心爱的女人,或说青春初恋,或说白月光。
 

张佳乐心想妈的你把老子坑这么惨,这个仇不能不报。
 

他伸手抓起那只钱夹,果真在夹层边看到了露出的照片边缘。
 

张佳乐捏着那张照片的一角,缓缓抽出来。
 

照片上叶修的脸还是二十几岁的青涩样子,眼瞳明亮而黑白分明;和他脸贴着脸的孙哲平同样是少年模样。
 

——是张拍得很好的照片。
 

张佳乐死死地盯着那张照片,指尖因为用力而泛出了青白色。
 

——如果那人不是叶修的话。
 

他所一直悄悄喜欢着的叶修。

 
 
 
tbc.

评论(20)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