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欠欠

我和叶修,天长地久

【all叶】机不可失 18

◆避雷:极度ooc,狗血NTR,周叶前恋人设定,全员单箭头→叶
  
  

18
   

方锐觉得叶修有些同往日不一样。

   
这样细微的变化实在令人无从说起,只是能够隐秘地感受到它的存在。方锐也曾旁敲侧击地问起过兴欣的其他人,无一例外,都回答说没发现什么变化。
  

很难用语言去描述这奇怪的小改变——方锐瘫在电脑椅上出神——就像是……性成熟了的少女,有些不自知地散发着惑人的甜腻气息。
  

他被这个想法惊得猛然坐直了身子,心在胸腔里怦怦直跳。
 

但似乎这样的形容有些过了。方锐皱着眉思考这样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门口忽然传来响声,是叶修进来了。
  

方锐骤然有种异样的心虚感,听见叶修说:“刚在青训营看见个挺不错的气功师妹子。”

  
他一脸忍着笑的表情:“我说让你去跟她1v1练习几场,结果人小姑娘别扭了半天,非不同意——”
   

“???”方锐迷茫,“不是,为什么啊??”
  

叶修笑喷:“说你太猥琐了,我还搁那儿解释了半天呢,说你是打法猥琐不是人猥琐。”
  

方锐:“……靠,我谢谢你替我说话啊!”
  

“不用谢哈哈哈哈……”叶修笑得直不起腰,手肘撑在电脑桌上。
  

他动作幅度有些大,T恤下摆被掀了起来,露出一小段腰肢。方锐盯着他腰际裸露的白皙的肌肤,有点口干舌燥,同时察觉到那种要命的感觉又上来了。
  

方锐有些不自然地换了个坐姿,手指无意识地做了个捻的动作。
  

“对了,”他等到叶修止住了笑,转了个话题,“黄少天说这几天要聚个会,你去不去?”
  

叶修歪头看向他:“聚会?哪儿?”
  

方锐:“G市。”

  
又补了句:“来的就那些人,你知道的。”

  
叶修“哦”了一声,笑笑:“那就去呗。”
    
  

——

  
朋友聚餐总少不了以k歌来作为收尾节目。
  

叶修捧着杯橙汁陷在沙发里,有点无聊。周泽楷就坐在他斜对面,目光若有似无地掠过来,他只当没看见。
  

话筒此时在黄少天手里,他在唱一首粤语歌,叶修没听过,是首曲调很缠绵悱恻的情歌。黄少天唱歌是好听的,他音色好,音也准,唱粤语歌则又加了几分额外的魅力。
  

——总觉得今天这个聚会有点异样。叶修把剩下的小半杯橙汁一口喝了,站起身。

  
方锐刚还在跟张佳乐小声讨论该如何让叶修开口唱个歌,看见他的动作登时急了:“哎,老叶你上哪儿去?”
   

“去个厕所。”叶修了然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快要唱完的黄少天,满脸都写着“就你还想套路哥”。

  
他走出包厢,没去厕所,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抽烟,觉得还是安静点好。
  

第一支烟还没燃到一半,肩膀上被人拍了一记,叶修侧头去看,黄少天。
  

黄少天可委屈坏了:“怎么我还没唱完你就走了!”这歌就唱给你听的呢——这话他倒是没说出来。
   

叶修顺手就揉了揉他头顶的毛,哄道:“太好听了,我出来平复下澎湃难平的心境。”
  

黄少天:“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老叶,不认真听我唱歌就算了,还编花言巧语骗我!”
  

“这哪儿能,我超真情实感的。”叶修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黄少天当场一噎,觉得自己迟早被叶修可爱死。

  
但他还是没能忍住:“诶,你跟周泽楷——”
   

话一出口,叶修眼里的笑意先减了几分,黄少天立马后悔了。
   

但叶修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分手了。”
   

黄少天倏地偏头盯着他,音量不自觉地拔高了:“真的假的?”
  

叶修:“……你好像小区门口八卦的阿姨们啊。”

  
黄少天难得没给他怼回去,只是若有所思地垂下了头,看不大清表情。
   

——万年机会主义者,当然也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叶修吐出最后一口烟,把烟头碾灭了扔进垃圾桶,转身说:“我回去了,你慢慢吹夜风吧。”
   

“叶修。”他走出几步,黄少天突然出声喊他。
   

叶修茫然地回头。
   

黄少天说:“刚才那首情歌是为你唱的。”
 
   
他一步步地走过来,叶修站在原地,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你再说一遍,好不好听?”
   

隔开了震耳的音乐声,这方阳台安静得出奇。
   

叶修点头说“好听”的下一秒,黄少天就慢慢地向他靠近过去。
   

也许是因为气氛太好了,也许是因为叶修没有任何抗拒和躲避的动作,黄少天吻在了他的唇上,按着他的肩膀抵着墙。

   
他们在色彩绚迷的霓虹灯光里接着吻,有些难舍难分的意味。
   

不远处突兀地传来脚步声,叶修后仰着脖子,稍稍跟黄少天拉开距离,往那里看去。
   

——周泽楷站在几米之遥的地方盯着他们,脸色苍白。
   
   
  

tbc.

肚子疼睡不着,起来搞更新(。
天冷了一定要多加衣鸭!保暖最重要TAT
今天有1600字~

评论(47)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