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欠欠

我和叶修,天长地久

【all叶】机不可失15

*周叶恋人前提,其余人单恋叶,请注意避雷
*关键词:狗血,NTR,花式挖墙脚
  
前篇:14
   

15
  
   
  

周泽楷靠在酒店房间阳台的栏杆上,目光漫无目地梭回了一阵,停在了不远处的某点上。
  
  
从这里看出去,不过百米之隔的斜对面就是兴欣网络会所。
  
  
从兴欣离开时,他回头向身后望,然而叶修只是叼着烟倚在门上和方锐谈笑,并没有多看他一眼。
  
  
他是真的要放手了。
  
  
周泽楷快要溺毙在巨大的惶然里了,即使那一部分记忆仍然空白着,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他仍然感受到了这样揪心的痛苦。
  
  
满眼阑珊的灯火里,酒意有些上涌。
  
  
周泽楷不是天生酒量很好的那一类人,后天也不太沾酒,同样不存在所谓的练出来的酒量。他现在大脑放空,意识昏沉,一整片的混沌里偏又混杂着极端的清醒,两者矛盾地交织在一起。
  
  
此时此刻周泽楷甚至连身在哪里都有些不清醒了,但他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叶修要放手了。
  
  
他们俩之间唯一剩下的牵强的恋人关系,就此没了。周泽楷对于叶修只是一个普通后辈,除了强劲的实力,并没有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
  
  
周泽楷再也不是对于叶修来说特殊的那个人了。
  
  
他脑子里像崩了一根扯得死紧的弦,得小心翼翼地把握着力度,才不至于让它断裂。
  
  
周泽楷在一片混乱中想,以后——以后的夏休期都别来H市了,夜里闷沉的热气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实在是太令人难受了。
  
  
夜风裹着热气迎面吹上来,周泽楷拿着手机划拉了一阵,盯着那条加了爱心符号的备忘录看了很久,眸光一黯,按了删除键。
  
  
醉意朦朦胧胧地占据了整个脑子,周泽楷稍稍有些回神时,发现电话已经拨出去很久了。
  
  
手机是今天苏沐橙和唐柔逛街时给他买的,说叶修回b市之后好联系。两个姑娘一进门,没成想周泽楷和韩文清也在,遂都存了这个新号码,尽管苏沐橙心里一万个不乐意。
  
  
叶修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不知道是电流造成的失真或是上涌的醉意作祟,总让人觉得听不真切。
  
  
叶修又重复问道:“……周泽楷?你有在听吗?”
  
  
周泽楷:“叶……”
  
  
他一开口,才发现嗓子哑得不成样子。
  
  
周泽楷嘶哑着嗓子喊他:“叶修。”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没有。”周泽楷说。
  
  
叶修揉了揉眉心,说:“你一个人疯吧,我没空陪你。”
 
  
他说完就要挂电话,然而周泽楷像是看穿了他的意图,语气近乎哀求地说:“别挂电话。”
  
  
“我再听一次……”周泽楷哑声说。
  
  
叶修感觉心脏像是陡然被针扎了一记,尖锐地刺痛了一瞬,他干脆开了免提,把手机搁在了枕头边上。
  
  
周泽楷出乎意料的话多——只是与平时相比较而已,叶修半瞌着眼听了一会儿,忽然睁开眼睛,皱眉问道:“周泽楷,你喝酒了?”
  
  
“叶修,”周泽楷像是没有听见他似的,自顾自地低声说,“我觉得难受。”
  
  
“……”
  
  
“就算不记得了,也还是难过。”
 
  
周泽楷似乎是笑了笑:“你看我有多爱你。”
  
  
叶修起身穿衣服,把通话状态中的手机搁在一旁。周泽楷在H市人生地不熟,住的酒店还是陈果帮忙安排的,距离兴欣并不远,叶修记得很清楚。
  
  
他握着手机出了门。
  
  
  
周泽楷眼里倒映着繁灿的星子,有些说不清的迷茫。听筒里很久没传来人声,他静静地维持了把手机贴在耳边的动作一会儿,最终垂下了手。
  
  
叶修站在酒店前的路灯下,手机里只剩“嘟——嘟——”的忙音。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起得出乎意料地早,除了头痛欲裂以外似乎并没有其他醉酒的后遗症。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翻开手机通话记录,第一条赫然是叶修。
  
  
室内静默了一会儿,周泽楷起身离开了。
  
  
俊挺的青年径直走出酒店大堂,低着头拉了拉口罩,经过路灯时也并未注意脚下的一地烟灰。
  
  
  
   
tbc.
——
为了圆剧情加了一些设定,以后全文捉虫的时候细改❤

评论(63)

热度(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