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欠欠

我和叶修,天长地久

【all叶】都怪他太可爱了!

*悄悄咪咪来一发all叶
*老叶新人设定
————————

        近期,各电竞娱乐周刊最热衷于报道爆料的,莫过于上赛季刚出道的嘉世战队的天才新秀:叶修。

        这匹横空杀出的黑马,以几年前就被淘汰了的散人玩法,配合角色所持的银武千机伞,声势逼人地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带领嘉世夺冠。嘉世方面却一直对有关这名新秀的一切讳莫如深,至今媒体得到的唯一可靠消息,是这位表现出色至极的新秀,还尚未成年。此外,连他长什么样都鲜少有人知道。

        这一赛季过后,叶修毫无争议地成了各网站深扒贴各电竞周刊的热门,风头甚至盖过媒体推崇的荣耀第一人周泽楷。而他在拒绝蓝雨主办方发出的全明星周末的邀请后,更引起一片哗然。

        有人觉得这是低调,有人觉得这是自傲。

        随后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即将开幕,叶修被联盟破例编入国家队,成为第十四位国家队选手,准确来说是非正式选手,必要时随时可替换上场。

        即使如此,依旧将舆论推向了又一波高潮。

        此刻十三名国家队职业选手等候着新队员的到来。

        黄少天全程没闭上嘴,从这个叫叶修的小鬼是多么嚣张一路说到今天的天气真热啊,再绕回一会儿他来了本剑圣一定给他个下马威……

        为什么他对叶修如此深的怨念?那就是一个非常源远流长的故事了。

        叶修所使用的散人账号“君莫笑”,没入职业战队之前,在网游中已经十分有名,尤其以抢boss与刷记录闻名于整个神之领域。据说各大公会会长每天登入游戏,最怕看到的就是“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上线”的系统提示。

        他不仅抢boss,而且抢得堂堂正正,潇洒又自然,加上一手6得飞起的指挥,联合起几家小公会,随便碰上哪家都不虚。而且这个叶修具有极高的战术素质,各副本记录多来源于他写出的副本攻略,这货还以此作为商机,向各工会兜售攻略,按份收钱,买断另论。

        蓝溪阁会长春易老简直要被他搞得提前谢顶,跟俱乐部高层说明了情况,俱乐部一商议,怀疑是哪家职业大神开的小号,黄少天闲得发慌,拿着俱乐部给的75级剑客小号去找这个君莫笑pk。

        然后他就输了。

        于是黄少天为君莫笑在蓝溪阁威名的传播作出了一份可观的贡献。这不是最气人的,最气的后来是他驾着大号去找叶修私聊时——

        夜雨声烦: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

        君莫笑:?

        黄少天不淡定了,因为这个君莫笑太淡定了。

        夜雨声烦:你知道我是谁吗?

        君莫笑:黄少天嘛,我知道。

        黄少天松了口气,为自己的知名度还在感到欣慰。这口气还没松到底,对面又回了一句话。

       君莫笑:屁话最多的那个。

       “靠!!!!”黄少天怒吼,键盘敲得啪啪作响。

        夜雨声烦:什么叫屁话?!小鬼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职业圈一流的大神剑圣夜雨声烦?你懂垃圾话的魅力吗?肤浅!幼稚!垃圾话作为职业选手必不可少的一项技能,与机会的把握、对手的错漏都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你懂什么!

        君莫笑:哦。

        哦。
        哦?
        哦?!!

        短短一字,藏不住淡淡的嘲讽和不屑。黄少天震惊了,愤怒了,然后拉黑了叶修。

        事发后黄少天十分肯定这人绝对不是哪家战队的职业大神。因为联盟里根本没有嘴这么欠的人!

        直至后来叶修带领嘉世拿了冠军,他对叶修的印象还止步于此。

        没礼貌的小屁孩。

        楚云秀戳了戳旁边的苏沐橙:“诶,那个叫叶修的新人真有那么嚣张啊?”

        苏沐橙笑:“哪有,他就是心直口快。”

        楚云秀深以为然地点头,按照黄少天的描述,这个叶修说的都是实话嘛。

        黄少天嚷嚷:“我一点都没冤枉那小子!他……”

       “喂喂,”他的控诉被一道清亮的声线打断,“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新人的吗。”

        少年站在玄关处,伸手摘下鸭舌帽,露出白净的脸庞,神情相当从容地自我介绍:“各位好啊,我是叶修,请前辈们多指教。”

        “我……靠……”黄少天从牙缝里挤出俩字。嘉世一直封锁有关叶修的一切消息,从未让他在公众场合露过脸,加上黄少天自己内心的恶意揣测,一直认为叶修应当是个长相惊天动地惨绝人寰的网瘾宅男。

        没想到长得还挺顺眼的。

        白T恤和牛仔短裤的搭配也很好看,有干净清爽的感觉。

        不行不行,黄少天对自己说,我不能被敌人的外表给迷惑。

        喻文州作为队长率先起身,微笑着表示对新队员的欢迎,众人也纷纷露出和善的笑容,叶修一个个地招呼完,特自然地坐在了苏沐橙旁边。

        除叶修以外的十二名国家队队员齐齐看向黄少天,等待他说好的“下马威”。

        黄少天强行镇定,端着前辈的高冷架子:“小叶啊,听说你还未成年?”

        叶修窝在沙发里:“前天刚过完生日,满18了。”

        黄少天像一个慈祥的长辈一般点头,还要继续问,苏沐橙突然“咦”了一声:“叶修你没带行李吗?”

        叶修作恍然状:“我都忘了。”转头看向众男性队员,特别诚恳地说:“前辈们爱个幼吧,帮我搬下行李行吗?”

        除两名女队员外的众人一窝蜂地出门,五分钟后又一窝蜂地抬着箱子回来。

        张佳乐代表大家提出疑问:“你为什么带这么大这么沉两个行李箱?”

        叶修答:“我给每人都带了礼物来着。”

        众人目光交汇,不动声色地对这个上道的后辈好感上升。

        叶修拉开箱子拉链,一样一样地往外拿东西。

        “这是给喻队的护手霜,听说可减小与鼠标的摩擦提高灵活度。”

        喻文州的笑容有点凝固。

         “这个是给王杰希前辈的眼罩,定制哒,左边因为上面印了微草队徽,要大一点。”

        王杰希眼角狠狠一抽。

        “给黄少天前辈的智能娃娃!这个娃娃特别棒,可以和人对话,还能唱歌,跟它聊一天都行!不耗电呢还。”

        黄少天表示张佳乐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教他做人。

        “这是给张佳乐前辈的护身符,特别灵的,随身戴着它好运max!再也不担心点背咯。”

        张佳乐说我不拦你我甚至还想跟你一起上。

        “给孙翔前辈的六个核桃,”叶修掏出两罐核桃乳,颇为遗憾地说:“可惜液体携带不能超过1L,我原本带了整一箱呢。”

        沐浴在众人意味深长的视线下的孙翔简直想上去跟他肉搏一场。

         “给肖时钦前辈的招财猫玩偶。”

         “给张新杰前辈的挂钟闹铃手表三件套,哦他们还附送奶瓶。”

         ……

         直到剩下最后一个,叶修擦了把汗,感叹了句“真累啊”,然后郑重地说:“这一件礼物,是我带的所有东西里最重量级的。”

        “……”还没被点名的周泽楷开始慌了。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叶修打开了另一个箱子,最上头赫然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裹,体积不小。

        叶修拆开牛皮纸包装,露出里面的东西。

        叶修说:“看,全套新修订的辞海!”

        周泽楷:“……”

        除了给两位女队员送的是面膜和护肤品,叶修稳拉11波仇恨。

        苏沐橙连忙借口休息连人带箱子拉走了,否则可能会发生恶性斗殴事件。

        “喏,浴室在那儿。”苏沐橙给他指明位置,转头被楚云秀拉着回房间追剧了。

        好机会。剩下的十一人迅速找好位置坐下,开始紧急会议。

        黄少天慷慨陈词:“看看看,我就说这小子特欠对吧?没错吧?!他这绝逼故意的!不懂尊重前辈的小屁孩!”

        王杰希比较冷静:“不,也可能他是无意的,但这种情况概率较小。另外黄少天你可以小声一点。”

        张佳乐义愤填膺:“我这次认同黄少天的观点——你瞧他送的都是些啥?靠,未免太嘲讽了吧!”

        喻文州依旧温和:“他毕竟还小,是无意为之也说不定。各位作为前辈,也应当体谅关爱他。”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这些都是次要。重要的是,叶修的实力到底如何?”

       上赛季对战君莫笑败北的周泽楷毫不犹豫:“很强。”

        跟叶修pk过的黄少天沉默了。

        一出道就夺得冠军之位的天才新秀,不张狂一点反而没有道理了。

        场面沉寂。洗完澡的叶修诧异地看着十一名国家队队员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客厅沙发上,边擦头发边问:“那个,我睡哪儿啊?”

        黄少天犹如惊弓之鸟般地回头:“靠!你洗个澡怎么这么快?”

         叶修更诧异了:“我一男的洗澡还磨蹭什么。你平时洗澡用时很长吗?”

        黄少天盯着他被热水蒸腾得愈显白嫩的皮肤和湿漉漉的发梢,一时语塞。

        喻文州说:“还没来得及腾房间,你先和任意一名队友住一间吧。”

         叶修哦了声:“那我随便了啊。”说完擦着头发走了。

         晚上孙翔洗完澡回房,被自己床上多出的不明物体骇得差点大叫出声。

        孙翔指着迷茫睁眼坐起来的叶修质问:“你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叶修:“不是说让我随便和队友一间吗,我就随便进了一间啊。”

        他穿着一身蓝格纹睡衣,被睡得有点凌乱,翻褶的领口露出一段白皙的颈脖,表情茫然,头顶睡翘的呆毛轻轻地晃。

        好像有点可爱啊。

        孙翔粗声粗气地说:“那、那你睡觉老实点,安分点。”

        叶修莫名其妙:“我睡个觉还能搞出炸碉堡的动静?”

        “……”孙翔警告他,“你要是睡姿太嚣张,我就……”

        叶修深沉地凝视着他。

        孙翔意识到自己作为前辈应有的包容与仁爱,强行改口:“我就搬去隔壁睡。”

        叶修表示你随意,蒙头接着睡。

        第二天孙翔挂着俩黑眼圈去训练。

        黄少天大惊:“孙翔你莫不是一晚没睡吧?我靠我听说那个小鬼昨晚在你房间睡的!嗨呀我心疼你!是不是他睡相特别糟糕还磨牙流口水打呼噜……”

        孙翔翻了个白眼:“不是!”

        黄少天思考:“那是你把他揍了一晚上没歇手?我就说他怎么还没来呢……”

        孙翔好气:“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是那种虐待后辈的人吗!”

         昨晚上的事情一言难尽。

         叶修睡相挺好的,几乎可以用乖巧来形容。孙翔浑身肌肉都紧绷着,稍微一侧头,就看见叶修白净的侧脸,睫毛尤为显眼。挺长的,有点翘。

        孙翔开始迷之心跳加速。

        然后叶修翻了个身,将正脸朝向他,额头轻轻抵在他肩膀上。

        孙翔在要不要把他姿势调整回去的纠结中睁眼度过了一晚。

       当然这个真相是不能说的。孙翔含糊其辞:“就是突然失眠,跟叶修没关系。”

       这个时候的孙翔还没有意识到叶修的可怕。这个时候的国家队都还没有这样的意识。

        一个月后,国家队除叶修外的选手们紧急召开了一次会议。

        喻文州作为会议组织者,第一个开口:“今天主要是想和大家讨论一下,关于叶修房间的问题。”

        黄少天第一个举手,满脸的义不容辞:“队长你不用说了,让叶修跟我一间房吧,让我为曾经对叶修的伤害做出弥补,让我再次在他心中树立起前辈该有的伟岸形象!”

       众人纷纷投以鄙夷的目光。

       楚云秀笑出了声:“黄少天你可省省吧,最开头是谁扬言要给叶修下马威的?”

        黄少天急了,刚要辩驳,张新杰先他一步开口:“一个月时间大家也该了解到,叶修作息时间极其不规律,这是对身体健康非常不利的,需要有人帮他建立正确的时间观念。”所以就让叶修跟我一起睡吧。

        方锐据理力争:“叶修明显跟我睡得最好,你们看他每次早晨从我房里出去都脸色红润精神十足,铁定是喜欢睡我那儿。”

        孙翔嘟囔:“叶修第一次明明是我的……”

        众人齐齐盯他。孙翔连忙纠正措辞:“不是、我是说,叶修第一晚是跟我一个房间睡的。”

        苏沐橙想了想,说:“尽快把房间收拾出来吧,让叶修自己住一间房。毕竟又不是没有多余的房间。”

        王杰希神色严肃:“我赞同。但如果叶修已经习惯于和队友同睡,并不能适应一个人呢?我认为需要考虑一下这个问题,这个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苏沐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边翻通讯录边说:“我问问他好了。”

        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叶修不是,不用手机的吗?”

        “哦,手机是他来之前买的,他也从来不用,通讯录里现在还就我一个呢。”苏沐橙这样解释。

        黄少天已经开始恳求她旁边的楚云秀帮忙看号码了。

        电话接通。众人屏息凝神。

        “喂,叶修?”

        “沐橙,正巧你打电话来,我正要跟你们说个事儿。”

        “哦哦,”苏沐橙扫过面前一堆紧张兮兮的男性队员,打开了免提,“你说吧。”

        “我现在在美国队的训练室呢,他们都好热情啊,”叶修感叹,“pk完了还不够,邀请我在他们这儿住几天,我答应了。大概得住个三五天吧。”

       全场鸦雀无声。

       妈的,内患未除,外敌已经兵临城下了。

        众人达成意见一致:都怪叶修太可爱。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真的好可爱的

评论(45)

热度(3345)